中心動態
中心概況
學術研究
禮樂文化
學習資料
禮樂推廣
禮射論壇

禮樂文明下的樂器與秩序

禮樂文明是中國古代文明最重要的組成部分。周公制禮作樂,主要的功能是規范和教化。禮樂制度以“禮”來區別宗法遠近等級秩序,同時又以“樂”來和同共融“禮”,用以維護社會秩序上的人倫和諧。禮和樂相輔相成,構成了一個完整有序的社會政治文化制度。兩者相輔相成。它代表秩序、和諧的古代社會,是一種從“家天下”的“親親敬長”發散開去,直至“治國平天下”的理論體系。

 

禮樂的表達都有一定的形式。玉帛薦獻,進退揖讓,黃鐘大呂,干戚羽旄,都是禮樂之美。但是欣賞盛美的儀式并不只是為了滿足耳目之歡,更重要的是要體會禮樂文明引領教化的本義。

《禮記·樂記》曰:“樂者天地之和也;禮者,天地之序也。和,故百物皆化;序,故群物皆別。”(樂所表現的是天地間的和諧;禮所表現的是天地間的秩序。因為和諧,萬物能化育生長;因為秩序,萬物能顯現出差別。)“樂也者,情之不可變也,禮也者,理之不可易者也。樂統同,禮辨異,禮樂之說,貫乎人情矣。”(樂,是人的性情、情感的直接表達,沒有任何矯揉造作的成分;禮,是事物之理不可改易的內在體現。樂是用來統一相同、集中民心的,禮是用來辨別不同的,禮樂的學說,是人情事理的內在表現。)對于一個社會來說,秩序與和諧是穩定發展的重要前提。沒有秩序,就會陷入混亂;沒有和諧,人心就會渙散。這樣,社會體系將無法維持下去。因此,秩序與和諧十分重要。

《禮記·樂記》又有:“樂在宗廟之中,君臣上下同聽之,則莫不和敬;在族長鄉里之中,長幼同聽之,則莫不和順;在閨門之內,父子兄弟同聽之,則莫不和親。”(君臣在宗廟里祭祀列祖列宗,一起傾聽反映尊卑貴賤的音樂,才會在君臣之間產生“和敬"”效果;在族長鄉里的特定氣氛中,同族老幼在一起傾聽反映長幼有序的音樂,才能獲得“和順”的效果;在家族閨門中,父子兄弟在一起傾聽反映父慈子孝的音樂,才能獲得“和親”的效果。)“故樂者,審一以定和,比物以飾節,節奏合以成文,所以合和父子君臣,附親萬民也,是先王立樂之方也。”(所以音樂演奏,一定要審定一個不高不低的中聲作為主音,再確定其它和音,配上各種樂器調整節奏,一起演奏起來,就能聲音和諧。它所產生的效果,打動的感情,也就自然和諧,就能使本來不“和”的父子君臣 “和諧”起來,達到親和民眾的效果。這就是先王制“樂”的目的。)指出人的聲音與人的感情是一致的。通過音樂上的和諧一致,可以達到人們感情上的和諧一致。“樂”的作用便是協調世間萬物的綱紀, 用“樂”之“和”,去彌合“禮”之“分”所造成的心理差距,使人們各安其位,和諧相處,快樂安寧。

周代制定了非常嚴格的“禮樂”制度,已經達到了一個禮樂不分家的地步,所謂“禮之所及,樂必從之”。

《周禮·春官》 中把樂器分為金、石、土、革、絲、木、匏、竹八類,稱八音,也是最早的樂器分類法之一。金音指鐘、鐃等;石音指磬;土音指塤 ;革音指鼓 ;絲音指琴、瑟等 ;木音指柷、敔等 ;匏音指笙、竽等 ;竹音指簫、笛、管、篪等,現在所說的絲竹就是絲音和竹音的簡稱。

金屬樂器大多由銅和錫混合制成。其中最主要的是鐘類樂器。它們的共同特性是聲音宏亮,音質清脆,音色柔合。有的“鐘”只有一個孤零零地懸掛在那兒,叫“特鐘”;有的成群結隊,排著座次,叫“編鐘”。編鐘敲起來聲音各不相同,有高低變化。在當時所有樂器當中,鐘由于是用金屬冶煉而成的,屬于當時的高科技產品,耗費也比較高昂,所以其生產從來都是“限量版”的,于是逐漸成為貴族階層所獨享的樂器。為此周代的禮樂制度當中,就特意為鐘量身定做了一套制度——懸。宮懸,即四面都掛上編鐘,此為王之特權;三面掛上編鐘,為軒懸,即這是賜給諸侯們的;二面掛上編鐘,為判懸,這是賜給大夫們享用的;特懸即一面掛上編鐘,則是給士使用的。平民百姓是不能逾越身份使用編鐘的,哪怕你再富有,誰逾越了這個規定,就是違背了禮,要受到嚴厲的懲處。所以現在我們形容人們過著富貴的生活時,往往都喜歡用“鐘鳴鼎食”這個成語。

 

石類樂器“磬”是漢民族歷史上最古老的石制打擊樂器。石質越堅硬,聲音就越鏗鏘宏亮。磬可分為特磬,編磬等。單個特磬取片狀石材,制成曲尺形,上鉆磨一孔,懸掛敲擊,作為氏族“鳴以聚眾”的信號樂器。其造型又酷似古人在宗廟、宗族大典時虔誠的鞠躬之禮,故有“磬折”之說。編磬是由多枚大小不同或厚薄不同的石塊按律呂依次編懸而成,在宗廟祭祀、宗族盛宴等大典時與編鐘一起合奏。《詩經·那》有“既和且平,依我磬聲”,其中的磬,即是說的此種編磬。

此外,卿大夫和士可以聽絲竹之聲。而下層百姓只能在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之余,借陶制樂器如塤之類取樂。

在周代,樂器也是一種禮器。宗廟或祭祀儀式中所陳列的樂器,除演奏外,更是作為權力或威儀的象征。例如:鐘是一種樂器,但不僅僅是為了娛樂,更是一種禮,一種宣教治國的重要手段。

子曰:“禮云禮云,玉帛云乎哉?樂云樂云,鐘鼓云乎哉?”(孔子說:“禮呀禮呀,僅僅指的是玉帛等禮物嗎?樂呀樂呀,僅僅指的是鐘鼓等樂器嗎?”)禮樂的復興在孔子眼里絕不僅僅是送送玉帛、敲敲鼓等一系列簡單的物質形式。從政治意義上講,只有通過禮樂教化使個人修養提升,人與人在情理上互相默契,在進退俯仰之間自覺遵循一種行而有等、愛而有差的行為法則和等級制度,才能真正構建起和諧有度的社會秩序,實現天下大治。




周代制定了非常嚴格的“禮樂”制度,已經達到了一個禮樂不分家的地步,所謂“禮之所及,樂必從之”。



《周禮·春官》 中把樂器分為金、石、土、革、絲、木、匏、竹八類,稱八音,也是最早的樂器分類法之一。金音指鐘、鐃等;石音指磬;土音指塤 ;革音指鼓 ;絲音指琴、瑟等 ;木音指柷、敔等 ;匏音指笙、竽等 ;竹音指簫、笛、管、篪等,現在所說的絲竹就是絲音和竹音的簡稱。



金屬樂器大多由銅和錫混合制成。其中最主要的是鐘類樂器。它們的共同特性是聲音宏亮,音質清脆,音色柔合。有的“鐘”只有一個孤零零地懸掛在那兒,叫“特鐘”;有的成群結隊,排著座次,叫“編鐘”。編鐘敲起來聲音各不相同,有高低變化。在當時所有樂器當中,鐘由于是用金屬冶煉而成的,屬于當時的高科技產品,耗費也比較高昂,所以其生產從來都是“限量版”的,于是逐漸成為貴族階層所獨享的樂器。為此周代的禮樂制度當中,就特意為鐘量身定做了一套制度——懸。宮懸,即四面都掛上編鐘,此為王之特權;三面掛上編鐘,為軒懸,即這是賜給諸侯們的;二面掛上編鐘,為判懸,這是賜給大夫們享用的;特懸即一面掛上編鐘,則是給士使用的。平民百姓是不能逾越身份使用編鐘的,哪怕你再富有,誰逾越了這個規定,就是違背了禮,要受到嚴厲的懲處。所以現在我們形容人們過著富貴的生活時,往往都喜歡用“鐘鳴鼎食”這個成語。



 

版權所有:清華大學中國禮學研究中心     京ICP備07000762號-2      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清華大學

2016中超赛程